[岳阳] 鸿雁传书第二人??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3)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审核:朱昱    阅读量:    发布时间:2018-04-20    
鸿雁传书第二人
 
——中国鸟人首次出境护鸟记事(3)
 
湖南日报新湖南记者 徐亚平
 
风翻白浪花千片,雁点青天字一行。4月18日,“跟着大雁去迁徙”活动志愿者跋山涉水,走进双辽省级保护区,观摩了环保专家王敏老师为受伤灰鹤做胸部伤口缝合手术。
 
灰鹤是一只亚成鸟,途中受伤而落单,被当地村民捕捉,送到双辽保护区三合保护站。诗人周自然给小灰鹤取名“王伊伊”,小名“伊伊”。很有意思的事情吧。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伊伊,周自然应该是自诗经名篇《蒹葭》中信手拈来的芳名。这个灰鹤,也应该是他心目中所倾心喜欢的那位女子了。当然,伊人也可以是明君,是贤臣,是良民。在周自然和记者看来,“伊伊”就是美好事物的象征!
 
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说:“《诗经·蒹葭》一篇,最得风人深致。”具有“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是故,伊伊既可以是我们心目中的一段刻骨铭心的情感,也可以是我们一直苦苦追求却无法实现的理想,还可以是我们的一种信仰、一份期盼、一个甜蜜的梦。对作家、摄影家张小章等而言,此生没有悲伤和迷茫,内心充实而温暖,面带微笑,自觉无悔地守望着心中的那份美丽,任由皮囊憔悴在千年的河边……
 
在岳阳电视台和双辽电视台记者的见证下,“跟着大雁去迁徙”志愿者和双辽省级保护区三合站一起,驱车来到新兴村三合屯苇塘,在大雁和白鹤集群栖息的湿地边,成功放飞了“伊伊”。周自然代表“环球信士”向保护区捐赠了鸟类飞行跟踪器。
 

 
保护区工作人员长舒一口气。因为伊伊性格极为刚烈,从房子里出来,直奔防护用的钢丝网,撞得头部出血、翅膀受伤,屡屡如此,身体伤口不愈反增,体重骤降,保护区工作人员心痛又无奈。本次经过商量,紧急放飞。
 
到了放飞地,灰鹤稳稳站定,周海翔教授没有急于取掉伊伊的眼罩,而是让她适应了十几分钟,才帮她摘掉盖头。
 
重获自由的伊伊没有急于起飞,她莲步轻移,淡定地看了看周边的人,然后缓缓走向人们为她让开的通道。15米以后,轻展双翼,腾空而起,随后转身,依然淡定地看了一下为她送行的人们,然后逆风爬升,最后顺风飞过水面,消失在对面的湿地。
 

 
放飞伊伊后,大家心情都很愉快,同行的摄影家张京明也觉得超值。
 
伙伴们返回时,有两批大天鹅先后起飞,车队停车让行;它们则绕车前天空飞过,如广场阅兵式。
 
经过207省道往向海,左侧乃科尔沁右翼中旗,周自然称,小白额雁“沁沁”的名字由此而来。
 
15时许,大家经过“沁沁”去年4月1日的记录点,再回看记录,才知道“沁沁”和“寒寒”一左一右,白尾海雕“巍鹏8号”和小天鹅“涛涛”一前一后,都曾经过此处。
 
周自然顿觉天空有一张无形的网,记录着湘辽环保卫士的经历和缘分,这就是大自然的“河图洛书”!
 

 
随后,大家前往周海翔教授救助的白尾海雕的一个短停点,他父女事前来考察过,哈拉乌苏湖边有一大雁养殖场——向海养殖场,海雕追逐食物而来。
 
养殖场半圈养了约3000+鸿雁,志愿者进入时,负责人小王接待了大家。
 
此时此地,鸿雁被养得大腹便便,工人提着桶捡蛋。
 

 
言及“迁徙”,小王说也有野雁进来混吃,但是警惕性很高,吃完就走,是陪钱的事。他果然见过海雕8号。海雕8号来此打劫,叼不动鸿雁,只能开膛掏心,就地饱餐而走。小王心知肚明,含糊应付了他的老板。
 
小王的举动,使人想起“情怀”二字。
 
还想起苏武,想起单于、常慧,想起那只不朽的雁——
 
汉武帝时候,苏武出使匈奴,但他却被匈奴单于扣押,还给流放到了北海牧羊。这个地方大概就是今天的贝加尔湖区域吧。10多年后,汉匈和好,结为姻亲。汉朝派使节出使匈奴,要求将苏武放回,但单于却谎称苏武已死。
 

 
怎么解救人质呢?当年和苏武一起出使匈奴也被扣留的副使常慧秘密会见汉使,告知了苏武的情况,还设计让使臣告诉单于:汉朝天子在上林苑打猎,射到一只大雁,雁足绑着一封信,上面说苏武没有死,而是在一个大泽中。随后,汉使便将此话原本告知单于。单于听后大吃一惊,只好放了须发全白的苏武。
 
伟大的大雁,救了一位伟大的使者,成就了“鸿雁传书”的伟大传奇。
 
中华传奇,生生不息。“跟着大雁去迁徙”本身就是一部崭新的传奇。
 

 
夜,已悄然降临。在北国,在江南。而有情怀的人,都还饥肠辘辘在路上。严钦海自言自语道:“跟着大雁夜行军,我们都是护鸟人。”
 
雁一行,人一行,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周自然则有《改诗赋送雁北迁》诗云——
 
北树遥闻已著新,黄沙穿透绿丝巾。
 
不辞路远凌风雪,要使天骄识凤麟。
 
沙漠回看洞庭月,湖山应梦武林春。
 
单于问我身家世,鸿雁传书第二人。
责任编辑:朱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