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夜走“红眼老乡号”

白皓 白毅鹏

来源:中国青年报    审核:余矾    阅读量:    发布时间:2020-01-20    

1月17日夜里2时05分,贵阳北开往杭州东的G4922次“红眼高铁”抵达杭州东。列车长牛鲜鲜送走了到站的旅客,站台上气温只有1摄氏度,裹着羽绒服的牛鲜鲜直打哆嗦。

这是2020年春运成都局集团公司贵阳客运段担当的首趟“红眼高铁”运输任务。停留20分钟后,2时25分,列车满载返乡过年的“老乡”驶出杭州东。

“红眼高铁”是为了满足旅客春运期间需求而临时增加的高铁列车,主要在深夜至凌晨运行。为了保障列车顺利运行,车上共有5名乘务人员、1名乘警、1名机械师、1名安全员和3名保洁员。今年春运,贵阳客运段共开行“红眼高铁”7.5对。

9岁的郑鸿桔,一上车就跑到了餐车吧台旁边的读书角,翻看起画册,回老家过年的兴奋劲儿让他没有睡意。

餐车吧备了一个免费物品袋,装着创可贴、棉签、牙线、充电器等小物品。乘务组还准备了一次性车用耳机、耳塞、眼罩等物品供旅客免费使用。“老乡们在外一年了,夜里坐火车比较辛苦,我们尽量为旅客提供方便。”乘务员赵菊说。

凌晨3点半以后,乘务员陆续检查完了全车乘客的身份证和购票信息,行李架上的行李也都摆放整齐了,牛鲜鲜开始寻找全车唯一一位在上饶站下车的旅客,“这是离开杭州东停靠的第一站,下一位上一位,列车全满。”说着,牛鲜鲜叫醒了一位正在睡觉的小伙子,请他准备在10分钟后下车。

25岁的牛鲜鲜跑了7年春运,按照她以往的经验,越是夜间的列车人们越容易坐过站。一旦坐过站,就得大包小包等上好几个小时才能坐上折返的列车。

3时48分,列车从上饶站驶出,多数乘客睡着了,列车员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车厢巡视,从头天傍晚6点多出发到现在,乘务员们一直没合眼,也没时间歇脚。

车厢里,24岁的姑娘黄信远和闺蜜还在对着手机自拍。2019年9月,黄信远辞掉了老家毕节某私立幼儿园的工作,到浙江嘉兴的一个纺织厂打工,现在她成为一个熟练工,每个月能挣到6000多元。

“就是想趁年轻出来闯一闯。”黄信远说,2020年贵州说要像东部地区一样实现小康,家乡这些年的变化比较大,自己想亲身感受一下沿海地区的生活,“如果一辈子留在老家工作没出来见见世面,也是一种遗憾”。

新的一年,黄信远的目标是“月薪过万”,她感觉现在生活的物质差距在缩小,基本都不愁吃穿,以后要追求更多的精神生活。“比如带家里人去北京玩玩。”黄信远说。

凌晨4时左右,牛鲜鲜接到了有乘客小孩发烧的通知,她发现是孩子在车上裹得太厚导致的体温升高。夜间运行,车厢调到了让旅客和衣而睡能感到舒适的温度。牛鲜鲜指导父母给孩子进行物理降温,一家三口的目的地是贵阳北,还有大约5小时的路途,这之后每过一个小时,乘务员都给孩子测一次体温。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跟着乘务员聂璐巡了一遍车厢,听到了60多遍“请不要在列车上吸烟”“上下车请注意脚下安全”的提醒。“一趟列车下来我们重复几百上千遍,但旅客来来往往也许只听见一两遍,要时刻提醒。”聂璐说,夜间行车,一怕有乘客为了提神悄悄吸烟,二怕孩子趁家长睡着了以后跑到车厢连接处按电茶炉,容易烫伤。

天亮之后,列车驶入贵州境内,三穗站、凯里南站上下的旅客开始多了起来,十余个小时没休息的乘务员们依然在车厢里来回做安全提醒和检查。牛鲜鲜手里一直拿着一个黑色的包,这个手包里放着对应车型的各个车门钥匙、一部在紧急情况下可以通过铁道信号通信的手机,还有一个临时记录列车上工作情况的小本子,“有旅客会遗失物品,我们看到车上有东西后要一件一件记在本子上”。

1月18日上午9时,列车抵达凯里南站,20岁的王凯凯提着大行李箱下车了,这个在杭州市余杭区打工的小伙子说,要趁着过年好好孝顺一下辛苦了一年的爸妈。春节过后,他准备在老家凯里寻找一些新机会,学一门手艺,让新一年里的日子过得更好。

9时40分,列车停靠在贵阳北站,老乡们完成了回家过年最长的一段归途,陆续换乘其他车辆回家,牛鲜鲜和同事们目送乘客出站,之后乘务组将进行休整,准备晚上的下一趟行程。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白皓 见习记者 白毅鹏 来源:中国青年报

版权声明:

原网页已被党报头条转码收录,版权归文章来源方:中国青年报所有。

凡注明“党报头条”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报业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即与党报头条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webteam#dangbaotoutiao.com(请将#替换成@)处理时间:上午9点至下午5点30分。

责任编辑:贾小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