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驭剑人”

来源:新华社解放军分社    审核:小薇    阅读量:    发布时间:2019-10-07    

新华社北京10月7日电题:中国“驭剑人”

张选杰、李兵峰、郭阳

夜渐渐深了,鸣奏了一天的阅兵曲停了,一辆辆轰鸣的战车“回巢”,开进了装备场,繁忙的阅兵村也慢慢安静下来。

“我们现在开着的是中国最‘金贵’的车。”跳下高高的导弹发射车,火箭军某导弹方队的二级军士长朱纪华又赶紧带着几个人,忙着进行细致检查和精心保养,“说它‘金贵’,不仅是造价贵,更是因为价值贵,容不得半点闪失。”

从发射车底钻出来,一脸尘土的他说:“虽然也是司机,但我们还有一个名字叫号手,我们手中的方向盘系着国家尊严和命运。”

他所在的火箭军,是一支具有“王牌”“底牌”作用的“杀手锏”部队,一枚枚大国长剑,是中国大国地位、国防实力的显著标志,所以这些导弹发射车司机被誉为中国“驭剑人”。

同在这个受阅方队的二级军士长石凤科,和朱纪华一样深切感受到了沉甸甸的责任。

有一次,基地组织战备拉动考核,他驾驶着导弹发射车,擦着夜色进入陌生的发射地域。这时,突然又下起了雾,能见度很低。

“每个人都必须保持百分百的注意力,真是多一分怕快,少一分怕慢。”石凤科说,“最后的几公里车程,足足走了近半个小时。”

一次次高难度、高危险的情况,都没能难住这些技术高超的中国“驭剑人”。

“我们的发射车超高、超重、超长、超宽,驾驶起来比普通的特装车难上百倍。”二级军士长臧凯曾经两次驾驶导弹发射车接受检阅,谈起这些年的驾驶体验,入伍22年的这名老司机说,“比如说我现在这款,由于特殊的性能结构,驾驶时有点像被蒙上一只眼睛,一般人根本适应不了。”

和他并肩战斗的四级军士长钟永华说,只有突破了心理和技术上的一道道难关,才真正有资格驾驶这个“巨无霸”。

说起来简单,其实要做到很难。“开发射车就像是走钢丝,一点也不敢马虎。”谈起自己的感受,这个导弹方队的四级军士长郭璐璐首先想到的就是小心翼翼。

作为一名曾驾驶过三种型号发射车的驾驶员,郭璐璐的驾驶经验极为丰富,但他却始终保持着脚踩钢丝、谨慎小心的状态。

“心细胆大、素质过硬”,这是一名将军对既当驾驶员,又当教练员的二级军士长石凤科的评价。开着“豪车”、护送国宝,这些驰骋在祖国版图上的发射车司机,他们也像导弹一样“金贵”。

有一年冬天,旅里组织实战化训练,一辆半挂车在一处下坡冰雪路面发生侧滑,正当所有人都束手无策时,石凤科赶到了现场。一番仔细观察,他果断指挥驾驶员逐步微调,最终使半挂车脱离了险境,石凤科也因此荣立了三等功。

“我们执掌着‘杀手锏武器’,稍有偏差或失误,导致的后果就不堪设想。”中士张帆也是这个方队的一名导弹发射车司机,在他眼里,阅兵训练中的难题与执行发射任务很多工作,有异曲同工之处。

“很多人认为,我们这些号手就是把发射车往阵地上一开,按几个按钮就可以把导弹发出去。”方队驾驶员、中士禹帅锋说,“其实远非表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光是将发射车开到阵地上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禹帅锋说,在日益复杂的实战化背景下,执行实弹发射任务,对于时间要求极为苛刻,快了容易暴露目标,慢了就是延误战机。

对于他们来讲,既是驾驶员,更是战斗员。有时候驾驶发射车,受陌生地域道路条件限制,还得克服夜暗条件、侦扰破袭等不利影响,坐进发射车驾驶室就像走进战场,车辆一启动就意味着出征。

高悬的夜灯下,一辆辆导弹发射车静卧,一名名新型导弹发射车司机还在紧张忙碌着,长剑和号手的影子,交织在一起、融为了一体。

 

 

版权声明:

原网页已被党报头条转码收录,版权归文章来源方:新华社解放军分社所有。

凡注明“党报头条”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报业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即与党报头条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webteam#dangbaotoutiao.com(请将#替换成@)处理时间:上午9点至下午5点30分。

责任编辑:郭王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