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回骑兵体验什么叫苦和累

来源:人民网    审核:石明    阅读量:    发布时间:2018-10-09    

雪域高原,三江源头,铁马骑兵,卫国戍边。盛夏时节,我怀着崇敬的心情,以列兵的身份,来到第76集团军某旅玉树骑兵连当兵蹲连。在这个古老而又现代的兵种里,我品尝到了兵之味,体会到了兵之心,感受到了兵之情,深深地理解了什么叫奉献,什么叫担当,什么叫荣誉。

玉树骑兵连驻守在海拔4000多米的巴塘草原,这里空气稀薄,氧气含量仅为内地60%左右,一年差不多有9个月在下雪,6月份昼夜温差在15摄氏度左右,强紫外线、强风、冰雹、暴雨等更是家常便饭,说来就来。一半阳光灿烂,一半狂风暴雨,是这里的独特景色,一天之内轻松体验四季变换,用战士们的话说,“眼睛在天堂,身体在地狱”。

马上练骑兵,马下练步兵。经过缓慢跑圈、简单马刀劈刺训练后,我已开始胸闷、心率加快、头疼,只能站在一边看。有很多新兵只比我早上高原几个月,然而他们都已是脸庞黝黑、嘴唇发紫。看到他们,一种发自肺腑的崇高敬意油然而生。他们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高喊的口号,没有过多的言语,却用实际行动默默地进行着大多同龄人难以企及的奉献,献身国防,卫疆戍边。

刚开始一段时间,我难以入睡,四肢水肿,肠胃胀气,满脸爆皮起痘。虽然中间几次需要吸氧才能坚持,但我仍然严格遵守一日生活制度。短暂的高原当兵经历,让我深刻感受到,只有来到高原,才能真正理解高原,只有与高原官兵在一起,才能体会他们的酸甜苦辣,才能读懂他们的高原精神。

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我已能跟着班里进行简单的骑马训练。原本以为骑马是很轻松、很省力的事,仅仅经过一上午的训练,我的小腿、大腿、屁股、腰、手臂均已酸痛不已。老班长袁建明告诉我,这不算什么,战士们在进行骑兵战术训练前要进行颠马训练:双脚不踩马镫,任由马儿驰骋、跳跃。一天下来,屁股早已“开花”,内裤满是血。指导员范文秀告诉我,真正的骑兵都是从马背上摔出来的,只有这样才能练好基本功,才能完成“双刀劈刺”“控马卧倒”“乘马越障”“乘马射击”等一系列骑兵战术高难度动作。

除骑马训练外,官兵们还要放马、夜守马厩、铲马粪等,每一项工作看似简单实则辛苦。一说到放马,大家也许会觉得是一份悠闲自在的工作,可只有在巴塘草原放过马才知道其熬人之处。第一次见到放马的战士邵庆望,我很好奇为什么烈日当空他却穿着迷彩大衣外加雨衣,当亲身体验了之后我才知道放马不仅仅需要时刻盯着马儿,还要应对强紫外线和冰雹、大风、降温等突如其来的极端天气,累了困了也只能轮流躺下休息会。

高原很苦,骑兵很累,可战士们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洁白的牙齿露在黢黑的脸上,让我觉得他们就是最可爱的人。在听了连长王育龙讲述连队抗震救灾、反恐维稳的事迹后,我更加体会到了他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巴塘草原的骑兵训练让我的脸上掉了一层皮,可融入我血液里的却是骑兵的钢铁意志。

走进基层连队,融入战士之中,感受高原官兵的无私奉献,让我多了一分兵的体验、添了更多兵的气息。基层官兵是我的良师益友,我将以当兵蹲连为新的起点,把骑兵精神和优良作风融入到今后的工作中,在本职岗位上,以更高的标准、更出色的成绩争当新时代改革强军的排头兵。(军委机关事务管理总局卫生局正营职助理员 曹伟杰)

责任编辑: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