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组织如何参与治理农村高价婚礼

来源:中青在线    审核:陈有为    阅读量:    发布时间:2018-07-05    

  农村办婚礼,大多在家中摆流水席,也有村民有攀比心理,租上大巴车,把亲朋好友拉到县城酒店吃酒席,觉得这样才有面子。高额的婚礼支出,给不少农村家庭增加了沉重负担。团十八大代表、来自甘肃团瓜州的县委书记王欢注意到农村青年办婚礼中存在的问题。

  “现在在瓜州,因婚返贫、因婚致贫的现象已经很少存在了。”她在调研时发现,可是,婚礼费用高的问题,依然存在。王欢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婚宴价格在588元到888元不等,还要加上数千元的婚纱摄影,操办一场婚礼,需要三四万元,这对于尚未脱贫的家庭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她认为,高额婚礼,让本来就处在贫困线上的群众“穷上加穷”,掏空了不少农村家庭多年的积蓄,还有不少农村青年因为家底薄拿不出婚礼钱成为“剩男”。

  适龄青年如何参与治理“高额婚礼”?王欢想了一招,在去年的3月5日,团瓜州县委印制了1万多份《共青团瓜州县委关于“节俭办婚礼、文明新婚俗”的倡议书》,其中的内容很接地气:“未婚青年要体谅父母、感恩父母,不提过分要求,不攀比婚礼,不铺张浪费。”

  可是,如何精准地散发这些倡议书,一定要按照农村的传播规律:团县委制作了一批宣传袋,把粉红色纸张印制的传单塞入宣传袋,由扶贫的青年干部作为小礼物发给村民。同时,他们还联合县文明办、民政局、电视台等机构和新闻媒体,通过开展文明村镇创建、村规民约制定、成立红白理事会、播放文明婚俗倡议书等方式,让一股节俭办婚的风气逐渐形成。

  当然,要想移风易俗并不简单,还要增强仪式感。

  瓜州县隶属酒泉市,地处甘肃省河西走廊西端,是插花型贫困县,其中有6个乡镇是移民乡镇,大部分是戈壁滩,植被覆盖率低。近年来,为了改善环境,加大植树造林的力度,团瓜州县委推出服务,青年可以一起种植“青年林”“友情树”“爱情树”,让婚恋充满仪式感,也可以为植树造林作贡献,一举多得。

  “针对青年婚恋交友的现实需求,倡导正确婚恋观。”团十八大报告中也特别关注到青年的婚恋观问题。

  团十八大期间,甘肃代表团给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提供了一份《关于“农村结婚天价彩礼问题”的调研报告》。团甘肃省委派干部深入到甘南州临潭县、临夏州积石山县5个乡镇6个村(其中深度贫困村4个)和42户农户(其中贫困户36户)家中进行实地调研。

  调研发现,农村彩礼类别多样,除了干礼(现金),有的地方以金子作为实物彩礼。一些地方从原来的“三金一车”(金戒指、金项链、金耳环、摩托车)演变成为现在的“一动不动”(“一动”指小轿车、“不动”指楼房),举债也要撑面子,背上了巨额债务。

  调研还发现一个现象:农村“天价彩礼”表现为“两高”的趋势,即贫困村的彩礼比富裕村的彩礼高、穷家彩礼比富家彩礼高;这几年农村彩礼有逐年上涨的趋势。

  为什么会出现“天价彩礼“和“高价婚礼”?调研报告认为,由于本地女青年外流现象突出,即使有人出高价彩礼,也很少有人愿意把女儿嫁入当地贫困家庭。两县男女比例基本为110∶100。近年来,许多农村女青年为摆脱贫困,涌向城市打工或嫁到条件较好的地方,这也加剧了农村婚龄青年男女比例的失调,例如积石山县风林村女青年外出打工65人,占到本村女青年的半数以上,使本村“剩男”娶媳更难,甚至出现“一个女子几家抢”的现象。

  在中部地区,团组织参与农村“天价婚礼”治理有什么经验?

  在江西抚州,黄娜是临川区唱凯镇的团委书记,她同时也是东湖村的党支部书记。她曾经遇到,一位村民在女儿出嫁时,打算要20万元彩礼,因为在他的儿子娶媳妇时,他就花了20万元的彩礼钱。

  黄娜主动找到这位村民:“年轻人的幸福不能用金钱进行衡量。”这位村民反问黄娜:“别人家嫁闺女几十万,我女儿哪点比人差了,为什么不能要?”

  村民的反问,一时让黄娜噎住了,不知该如何回答。

  回去后,她开始反思,不能就移风易俗而移风易俗,必须找到抓手。正好,东湖村主打产业是农机合作社,现在已经有60多户农机户。

  她说: “我们多次入户做工作,鼓励他成为我们移风易俗的第一个带头人,并承诺他在第二年机耕服务中优先给予500亩的订单。在多次沟通后,他女儿和女婿决定将彩礼钱入股合作社,成为我们的社员。”

  这一创新做法给了村民很大的触动。黄娜认为,这一定要有制度性约束,要给带头移风易俗者一定的奖励。

  在东湖村,黄娜与村“两委”成员、红白理事会成员以及合作社理事成员商议后,大家决定把移风易俗写入合作社章程:“合作社社员及其家庭成员红白喜事不得大操大办、娶妻嫁女不能要求高额彩礼,鼓励将彩礼转变为创业基金,先锋带头者将优先享有订单使用权。”

  “我们每次开村民大会时,都必讲移风易俗的事情,还会宣传零彩礼的一些典型故事。”团十八大代表、瑞金市叶坪乡团委书记吴运频说,通过当地的红白理事会宣传参与移风易俗、村规民约约束彩礼金额,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吴运频说,原来娶一个媳妇要八九万元彩礼,现在民风逐渐发生转变,有的象征性地给两三万元,有的女方家庭还会“倒贴”钱。他认为,这是长期宣传起到了效果。

  在团十八大代表、安徽省定远县吴圩镇西孔村党总支第一书记王萌萌看来,从根本上来说,还是要发展当地的经济,才是改变农村落后的关键,才能避免出现“高价婚礼”的问题。

  今年6月3日,在安徽青阳县,团县委在县城举办了一场自行车集体婚礼。团十八大代表、团县委书记张焕介绍,这一次面向社会发布信息,最后有8对新人和年轻夫妻报名参加,其中就有不少农村青年。

  “通过集体的仪式,在年轻人心中种下移风易俗的种子,回归爱情的本位,对其他年轻人产生示范作用。”张焕坦言,集体婚礼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但并不是形式主义,因为恰当的形式是一种非常有实际意义的宣传和引导。毕竟,中国的婚礼文化存在几千年,团组织可以从一点一滴开始参与引导正确的婚恋观。

  团甘肃省委在《关于“农村结婚天价彩礼问题”的调研报告》提出解决对策,加快改善农村基础条件、大力发展农村经济、积极培育富民产业,让农业强起来、让农民富起来、让农村美起来,是破除高价彩礼困局的先决条件。

  调研报告支招,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主线,在县乡村广泛开展“反对天价彩礼,倡导婚嫁新风”“传家训、立家规、扬家风”等活动。出台省级层面的指导意见,广泛成立并充分发挥农村红白理事会、村民议事会、道德评议会等群众自治组织的作用,发动农民对陈规陋习进行评议,加强正面引导,促进农民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提高。

  共青团如何参与治理农村的“高价婚礼”?这份调研报告提出,团组织可以积极为广大青年搭建交友平台和社交网络,组织开展农村实用技术培训,教育和引导广大青年、妇女在移风易俗中发挥骨干作用。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章正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陈有为